2014年2月4日 星期二

台語討論 3:「連鞭」,「無語問蒼天」

pict 978
《萌典》網站主要是將台灣國立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辭典》上網,而在手機上易用易查。
https://www.moedict.tw/%27%E9%80%A3%E9%9E%AD
有善心人士從 Google + 傳了這一貼文給我:
pict 977

台語「出帆」的例句,《萌典》舉例:「閣等一下啦,連鞭就欲出帆啦」。
版主我,本著「好學不倦」、「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立馬就問「連鞭」是什麼意思?
那廂 Pierre Magistry 回了「liam5-mi1,馬上的意思」。
回到《萌典》一查,才知道「liam5-mi1」,已經被定罪為「連鞭」。
台語「liam5-mi1」,有馬上、等一會兒、「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的意思。
1. 馬上:「我馬上要出發了 gua2-liam5-mi1-to7-tshut-huak-ah」。
2. 等一會兒:「等一下子,別那麼趕 liam5-mi1-le3, mai3-hiak-kuann2-kin2」。
3. 「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你一會兒笑、一會兒哭,是瘋了嗎? li-liam5-mi1-tshio3-liam5-mi1-khau3, si7-te2-khi2-siau2-si7-bo7 ?」
但是,把「連鞭」當作「liam5-mi1」,我就呆掉了。
甲:有「書證」嗎?
有那一本明朝以前的古書用過「連鞭」這一詞,而代表「立刻、馬上、等一下」的意思?
乙:讀音對嗎?
連,《說文解字》標為「力延切」,韻母在「仙」部。
鹽,《說文解字》標為「余廉切」,韻母在「鹽」部。
「連」、「鹽」兩字的差別在哪裡?
「連」字是「開口音 len5」、「鹽」字是「合口音 iam5」,「開口音」、「合口音」分不清,「有心」會講成「有身」,「黃金」會講成「黃根」,台語永遠講不好。
(現在,台灣已經普遍把「因果 in1-ko2」、「因緣 in1-en5」講成「因果 in1-ko2」、「因緣 im1-en5」)。
鞭,《說文解字》標為「卑連切」,韻母在「仙」部。
聲母既不是「m」,韻母也不是「i」,為什麼要把它寫作「鞭」呢?
這又是「台語正字」,不講求「書證」與「形、音、義契合」,而是「自由聯想、自創招數」的禍害,這十年內,不趕快糾正,再放個二十年不去理它,這些自創的「字」、「詞」,不只會禍延子孫,而且還會造成「台語教學」的障礙。
那麼「liam5-mi1」是那兩個字呢?「不知道」。
版主再三強調,對於「不知道」的字,必須承認自己「不知道」,然後暫時「以台羅標音」;不要硬掰,「強不知以為知」,造成後代的學習困擾。
附帶一句,以版主的彰化口音,是讀作「liam5-mi7」,台南市區的口音是讀作「liam5-mi1」。
請參考「《萌典與台文正字》」:
http://yifertw.blogspot.tw/2013/05/blog-post_11.html
==========================================
這次春節在新竹市遇到一位大我十多歲的長者,問他「蝌蚪」、「蠶」的台語怎麼講。老先生有一點靦腆,說:「我的職業是當老師,一直講國語,所以,這些東西台語怎麼講,已經完全記不起來了。」
在言談當中,也提到年輕人會將「一盒」說成「tsit-a2」,而不是正確地說「tsit-ap」,這位老先生居然說他也是說「tsit-a2」,這有什麼差別?
怎會沒差別?「盒 ap」是「入聲」,「 a2」是「上聲」,怎會一樣?
======================

ISIN NGO 提到...
【連鞭】liâm-mi
華語的「馬上、立刻」臺灣閩南語的對應說法不少,liâm-mi(或說成liâm-pinn)是其中比較常用的。這個詞的漢字寫法,早在連橫的《臺灣語典》中就寫成了「連鞭」。連氏對「連鞭」的解釋是:「猶急遽也。連呼廉,正音也。杜陽雜俎:上東幸,觀獵於田,不覺日暮,令速鞭,恐閡夜。速鞭即連鞭也。」因為連鞭所描述的形象非常具體明確,很容易讓人領略到為了加快速度,連續鞭馬讓馬快跑的畫面,和「馬上」一詞有異曲同工之妙。此外,就發音來說,「連鞭」二字和 liâm-mi 或 liâm-pinn的發音也相當吻合,所以自從《台日大辭典》以來,臺灣較大型的辭典,包括蔡培火、陳修、董忠司等人所編的辭典中,都把 liâm-mi 一詞寫成「連鞭」。說這兩個漢字是民間最習用的寫法、應該沒有人會反對,也因此順理成章的獲選為推薦用字。
推薦用字表中除了「連鞭」之外,也收錄了異用字「臨邊」。「臨邊」的寫法在音、義上也都說得通,中國出版的閩南語辭典大多這麼寫,臺灣出版的《分類台語小辭典》(胡鑫麟編)也採用這兩個字,因此「臨邊」就收入了異用字之中。
民眾建議的「臨瀕」雖然在發音、意義上也有可取之處,但一方面因為「瀕」字較罕用,對國小中低年級學生較為困難,同時這個寫法也不見於其他文獻中,所以無法列為推薦用字。
2014年2月5日 下午1:07
==================
Blogger Ken Yifertw 提到...
Dear ISIN NGO :
所以,如果將「速鞭」認為是「連鞭」,將「連鞭」的讀音認為是「liam5-mi1」,只是連雅堂一人的主張。
將「速鞭」認為是「連鞭」,缺乏書證,只有自由心證。
「連鞭」的讀音認為是「liam5-mi1」,則與《廣韻》、《說文解字》等字書、韻書不符。
你會投那一邊一票?
2014年2月5日 下午5:01

7 則留言:

Taiwanlang 提到...

「連鞭」正是為什麼羅馬拼音比漢字更合適的字詞的例子之一.

ISIN NGO 提到...

【連鞭】liâm-mi

華語的「馬上、立刻」臺灣閩南語的對應說法不少,liâm-mi(或說成liâm-pinn)是其中比較常用的。這個詞的漢字寫法,早在連橫的《臺灣語典》中就寫成了「連鞭」。連氏對「連鞭」的解釋是:「猶急遽也。連呼廉,正音也。杜陽雜俎:上東幸,觀獵於田,不覺日暮,令速鞭,恐閡夜。速鞭即連鞭也。」因為連鞭所描述的形象非常具體明確,很容易讓人領略到為了加快速度,連續鞭馬讓馬快跑的畫面,和「馬上」一詞有異曲同工之妙。此外,就發音來說,「連鞭」二字和 liâm-mi 或
liâm-pinn的發音也相當吻合,所以自從《台日大辭典》以來,臺灣較大型的辭典,包括蔡培火、陳修、董忠司等人所編的辭典中,都把 liâm-mi 一詞寫成「連鞭」。說這兩個漢字是民間最習用的寫法、應該沒有人會反對,也因此順理成章的獲選為
推薦用字。

推薦用字表中除了「連鞭」之外,也收錄了異用字「臨邊」。「臨邊」的寫法在音、義上也都說得通,中國出版的閩南語辭典大多這麼寫,臺灣出版的《分類台語小辭典》(胡鑫麟編)也採用這兩個字,因此「臨邊」就收入了異用字之中。

民眾建議的「臨瀕」雖然在發音、意義上也有可取之處,但一方面因為「瀕」字較罕用,對國小中低年級學生較為困難,同時這個寫法也不見於其他文獻中,所以無法列為推薦用字。

<>

Ken Yifertw 提到...

Dear ISIN NGO :
所以,如果將「速鞭」認為是「連鞭」,將「連鞭」的讀音認為是「liam5-mi1」,只是連雅堂一人的主張。
將「速鞭」認為是「連鞭」,缺乏書證,只有自由心證。
「連鞭」的讀音認為是「liam5-mi1」,則與《廣韻》、《說文解字》等字書、韻書不符,你會投那一邊一票?

匿名 提到...

韻書切了這麼久,還找不到漢字,您不覺得韻書有問題嗎?

連韻書標注讀音都不知道,光討論這個語音的詞,不是緣木求魚是什麼?一個漢字,臺、客、粵語念法都不同,臺語又有讀音及語音,幹嘛一直繞著韻書轉,這些提倡韻書的人真該打屁股,不然在彰化縣文化中心辦一場演講,保證讓您通曉臺語的化功大法

Ken Yifertw 提到...

匿名:
雖然你匿了名,我還是覺得你「匿名」兩字透露了一點「光明」,只是「不大」罷了。
如無書證,即使你到大學講了百場演講也無法說服我,更不用說到「彰化縣文化中心」了。
其實,我只是在我自己的部落格胡言亂語,別理我,也不用費力氣說服我。你的理論還是有很多支持者與聽眾。
我們彼此加油!

Ken Yifertw 提到...

匿名先生:
謝謝你大人大量,不計較我用詞粗魯。
我能感受到你的誠懇與諄諄善教的心意。
謝謝你有此度量容忍我。
歡迎留言。
我就此不打電話過去了。
以前說過了,我是彰化人,應該說的是「漳泉濫」的台語。

匿名 提到...

不是沒有書證,寫一本書就動用數十本古書,演講的每個例證都是古書,只是想將家傳漢學告知您而已,只是我太急了點,您不想知道也沒關係,反正文化就讓它流失也罷,就當我是狗吠火車,呵呵,我是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