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8日 星期三

故園春夢 -- 法友飛鴻 97

pict 122
Dear Yifertw,
您好!
我是洪小姐,因為最近在尋找賴和相關的資料而發現您的網誌,您在去年8月的一篇網誌文章提及曾住賴和醫館對面,
請問是否能請教您楊逵當年在彰化的租屋處位於今日的何處呢?以及吳蘅秋的蘅園是在哪個位置呢?
(有文史工作者提到吳蘅秋故居是在國光客運彰化站後面的巷子即已廢棄的彰化第五信用合作社)
冒昧的問您這些問題,還請見諒!非常謝謝您!
洪小姐 敬上 2014/1/7
==========================
Dear Ms. 洪 BW:
我的舊居在彰化市中山路中元巷(現在的住址是「中山路二段757巷」),此巷在中山路口這一端,順著中山路往中山國小的方向走,與中民街交口則是彰化慈惠醫院(中正路與中民街的交口是現在的「賴和紀念館」),中山路與永安街的交口則是農田水利會(舊名「水利組合」),在彰化中山國民小學(日治時代的「公學校」,清領時代的「痲瘋病收留所 thai2-ko1-iann5」)的大門正對面,即是「南山寺」(舊名「三寶佛」),在「南山寺」的「大眾爺」神壇對面,原先有幾間日式房子被拆掉了,這是楊守愚開漢塾(台語稱「漢學仔 han3-oh-ah」)的地方。
回到中元巷來,與中山路交界這一頭,是前彰化市長賴通堯的住居,他是賴和的堂弟,留學日本的牙醫,他的父親賴天進,我還跟他說過話,賴天進是我祖父的學生,他是賴和的堂叔。另一頭和中正路交界,正對面有一條巷子,通往舊地名「菜園底 tshai3-hng5-te2」,再往前走就是「鄰保館 lin5-po2-kuan2」台灣最早的民間福利機構。站在中元巷與中正路的交口,面向通往「菜園底」的巷口,此巷的左手邊即是「賴和醫院」,他的助手「水發仔 tsui2-huat-ah」,在賴和去世後,還在這裡以無照密醫的方式幫人看病打針,我小時候,在賴和醫院尚未拆除改建之前,曾在這裡看過病、打過針。
在這路口(站在中元巷口)右邊第三間就是楊逵租房子的地方,他經常過街去窩在他「大哥」的診所,看雜誌、讀報、塗塗抹抹寫些文章。這房子是楊逵(想必透過賴和的關係)跟吳蘅秋租的,這房子的後面(緊接著中元巷)是蘅園,蘅園的另一面緊鄰中山路,裡面有一棵無花果樹,小時候常摘來吃。我的同學陳永平的父母(陳永平的母親是楊守愚的女兒,父親是楊守愚的女婿,他本人是楊守愚的外孫)也租在蘅園裡面,印象中是一間日式房子。吳蘅秋的後人據說是台灣華通電腦(印刷電路板 PCB 的公司,是股票上市公司)的董事長吳健,也許直接問他的後人可以拿到第一手資料也說不定。
蘅園是我小時候玩耍的地方,據說已被改作國光客運的維修廠。
掃葉人
============================================
以下為『吳音寧』的文章
引自
http://blog.yam.com/laiho/article/5609873
十幾歲的我,遙望到一九0五年出生的楊逵,晚年某個日常午後的神情,然後再透過楊逵的文字,「去先生家玩。」「先生的客廳裡有一張長方形大桌子,桌上總是擺著好幾種報紙。我們有時候獨自來這房間,有時候幾個人吵吵鬧鬧地進進出出,就像自己家一樣,一點也不客氣。」那是三0年代末,位於彰化市街的賴和醫院。二十歲出頭,在醫院附近一間茅草搭蓋的小屋租了間房的楊逵,初遇長他十一歲的賴和。「我無法具體地想起第一次見到賴和先生時的印象。我想,那是因為有一大堆人擠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說個不停,而這種狀況又持續了好一陣子的緣故吧。」(引自涂翠花譯本)一九四三年刊於《台灣文學》雜誌的〈憶賴和先生〉一文,楊逵以日文穿插北京話、閩南語的方式,追憶他與賴和之間的人生幾幕,素描出當時在《新民報》學藝部擔任客座編輯的賴和,為楊逵第一次寫的白話文劃上密密麻麻的紅線修改,並加註評語,而楊逵的小說〈送報伕〉也是透過賴和之手刊登;賴和還是「楊逵」(本名楊貴)這個筆名初次問世的命名者。
====================================
吳蘅秋 & 陳虛谷之詩
http://home.educities.edu.tw/hsaioming/htm/0mo/2mf/mf_list/mf_cb693_0.htm
偷閒尋舊侶 握手話依依 牛背烏秋立 灘頭白鷺飛
風吹溪水縐 月送釣人歸 無限襟懷爽 吟聲起四圍

“吳蘅秋(一九○○~一九五五),彰化市人,吳汝俊之長男,
《讓臺記》《戴施兩案紀略》《彰化節孝冊》的作者吳德功即其伯父。
早稻田大學畢業,文化協會第四、五屆理事,大戰後任職彰化市參議會議長。
代表作品《蘅秋詩》收錄於《應社詩薈》。”
以上引自:《陳虛谷作品集》上冊
=====================================

Hanching Chung 提到...
"吳健出身彰化望族,東海大學化工系畢業....." 是也
2014年1月9日 下午1:30

4 則留言:

Taiwanlang 提到...

在吳音寧的文中有引用到一句「...夏天一襲白百永短衣褲....」其中「白百永」一詞使我想起童年時代。它是指一種白布材質,但真確命名意義為何?則不清楚

Hanching Chung 提到...

"吳健出身彰化望族,東海大學化工系畢業....." 是也

Jarine 提到...

您好! 偶然發現您的網誌,如獲至寶,我目前也在作金剛經相字翻譯的研究,左教授的文章在網上都找不到,不知道您那邊有沒有摘要或連結? 非常希望能跟您討論。

Ken Yifertw 提到...

Dear Jarine,

左冠明教授的文章我都有,即使沒有,我也可以跟他要。
請留下你的 email address (因為所有留言都必須經我審核同意後,才貼出,所以你的 email address 不會貼出。)和你想索取的文章名稱及刊出的期刊,我會轉寄給你。
他的論文清單,請參考:
http://yifertw.blogspot.tw/2013/04/stefano-zacchett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