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0日 星期三

鳳凰投胎

pict 17
朋友說:「年輕人向前瞻望,不斷規畫未來。老年人不斷回顧過去,只眷戀著逝去的歷史。」
最近小時候的事物不斷浮現到記憶中來,像睡前先點蚊香(有時是艾條),拿著拂塵趕蚊子,才放下「紅眠床」的蚊帳,睡前抖棉被兩三下才入睡。還有,用背巾將姪兒背在背上,出去逛街,...等等。昨天坐在時速三百公里的高鐵上,我想起的是「鳳凰投胎」。
我是家中五兄弟的老么,台語說「尾子吃比較多奶」,經常黏著父母,我父親騎著單車外出時,母親有時會慫恿我使勁當跟班,以收「安全警戒」的功效。在彰化市八卦山牌樓旁的公園還未改成縣議會之前,父親常用腳踏車載我到八卦山下的公園遊玩,吃芋頭冰(芋仔冰),有一次還在別人祈請之下,花錢拍了一張紀念照,我臉上人中之旁還掛了一條明顯的鼻涕。
讀書以後,逐漸減少父子之間的對談,只是晚餐之後,兄弟聚在收音機旁,喝著母親泡的熱燙「甜紅茶」,一邊聽收音機李清松講「飛燕驚龍」,一邊聽父兄之間的談話。
1967年我讀高二時,父親中風半身不遂,出入靠母親推著輪椅。1968年叔父去世,父親老淚縱橫,叔父較能持家,累積了相當財富;父親喜歡飲酒、交友,偶而上上酒家,週旋於「菜店查某」之間,還在那邊過夜,家中經濟偶出狀況,叔父總是幫父親處理善後,從未計較父親占了他的便宜。
1977年,父親虛歲七十,這一年他有三四次跟我談同一件事:「鳳凰投胎」,他說七十一大壽時,他只想吃一道叫「鳳凰投胎」的菜,首先準備一副豬肚,豬要夠大,豬肚容量才夠大,再準備一隻中等大小的走山雞,殺好、將「下水」清理乾淨,將雞略為過水烹煮而不要煮熟,在雞的空腔裡擺蛤蠣、蚵仔、干貝、蓮子、蘋婆果、腰果和糯米,將處理好的雞隻塞進豬肚裡,擺當歸、人參、黃耆、青耆、薏仁與少許上好米飯,端上桌時,整桌客人只見到一個大碗公,半碗的湯有一個龐然大物的豬肚,切開豬肚,裡面是香甜不膩的雞湯,誰也不知道雞肚裡還藏著許多寶貝。
高鐵飛馳,我彷彿還可以聽到父親俏皮的聲音:「鳳凰投胎,無食你毋知」。1978年,農曆正月初五父親過世,還來不及吃到他籌畫很久的「鳳凰投胎」。
這一輩子,我也不曾吃過這一道菜,印象當中,父親這一生也沒吃過這一道菜

1 則留言:

Hanching Chung 提到...

可以想像產品和製程.我們可以試一下 雖費事但不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