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6日 星期日

茶城歸來---法友飛鴻 76 (「漢譯藏」補遺)

P1150986

親愛的法友:

我剛從茶城普洱歸來,三天會議全在旅館裏頭,沒能觀光山川奇崛、風光明媚、生態資源豐富的雲南景色。

土登尼瑪仁波切、丹增仁波切與「欽哲基金會」(宗薩欽哲仁波切)協同,要將漢譯阿含經典翻譯成藏文,想要填補藏譯經典的空缺。

我們到達時,已經有十六位藏傳僧俗,將二十二部經譯成藏文。

FILE0022

我們做專題演講,闡述翻譯漢譯佛典的步驟與方法,

P1150968

最後大家分組逐一討論譯稿,作了相當的訂正。

P1150965

將這些漢文佛典譯為藏文,究竟會對藏傳佛教有什麼助益?或者會對世界佛教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P1150973

漢傳佛教僧俗九人,認真地對藏傳譯師十六人講解經文。藏傳譯師態度嚴肅,非常用心、認真,仔細地審問一些義理與詞彙。

P1150975

站遠一看,對這樣的現代譯經團隊,十分感動,

P1150962

台灣也很久未出現這樣的譯經場面。

P1150955

版主發言說:「佛典翻譯一定無法一次到位、第一次翻譯就譯得盡善盡美,不要因為怕出錯而停筆不譯。翻譯經典的事,應該要『未譯的經典』趕快進行翻譯,『已經翻譯的經典』應該再譯、三譯。以日本佛教界翻譯漢語大藏經為例,目前已經在出版第二譯;以 Pali Text Society 為例,目前已經在進行第二譯,將巴利經文翻譯為通順的英文。」

P1150978

丹增仁波切指出,藏傳佛教藉助佛典翻譯得以成長,西藏文化藉助佛典翻譯得以沉澱、茁長而燦爛,不管翻譯出來的品質及影響力如何,翻譯本身就是自利利他,並且有深層文化影響的事業。

P1150960

大會最後一天,北京大學羅鴻老師將台灣法鼓佛學院 Dhammadinnā 教授論文中指出的「藏文《丹珠爾》之中《俱舍論附隨 Abhidhammakosa-Upayika》」的阿含經譯文投影出來,羅鴻老師找出藏文,分句做漢藏對照,在場譯師跟隨著 Samathadeva 三昧天論師的譯文以藏語唱誦,諸位藏語譯師說他們非常感動,古藏譯文詞精確、韻律優美,令人嚮往。

P1150953

(溫宗堃老師和羅鴻老師)

回到台灣來,在颱風中,思索著,何時台灣會認識「翻譯經典的佛教傳承與成長」的重要性呢?何時台灣會有人挹注資金、號召人才,作漢譯經典「補遺」的百年大計呢?

在眾多而蓬勃的台灣佛教事業中,譯經事業是被完全忽略的一個環節。

相對於藏傳佛教對「譯經事業」的體認與定位,台灣佛教是否應該更高瞻遠矚一點呢?

以「寺院經濟」的百年規畫來看,翻譯經典只會消耗財源,而不會增加能做更多佛教事業的資金。

以「利樂人天來」、「承擔如來家業」來看,經典增譯、補譯,會不會是不可或缺的回報佛恩的方式呢?

2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看到了老熟人源流法師,呵呵,他以前是泰國國際大學梵語系的主任,後來是我的同事,最後受邀去了中國佛學院,呵呵。

Michael 12:45, 2013/10/6

Ken Yifertw 提到...

會議的第二天晚上,普洱市政府領導晚宴之後,在宴席上,三位姓周的領導跟漢譯七人小組人員狠狠地檢討了一下,回到自己房間,尚未洗澡,往床上一躺,頭還沒碰到枕頭,就昏死過去。
真是酒量不高,不勝檢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