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1日 星期一

聆聽辛島靜志的講解---歡樂的時光 (16)

P1160042

辛島靜志教授在我的筆記本上,講解古漢語 jh/j/y/s 相近而混用

P1160044

昨天晚上到十一點多才入睡,今天早上到六點才睡醒。稍微短暫打坐之後,散步去用早齋。

這三天法鼓山上只要一件短襯衫就足夠了,山上涼風襲襲,一群二十多隻雛麻雀繞樹環飛,還夾雜著其他鳥叫聲,耳邊有聒噪的溪聲,眼前和緩的綠草坡地正盛開著橘紅色的金針花(萱草),感覺上輕鬆而快樂。

早餐是 6:40~7:20, 今天我磨蹭到 7:10 才入餐廳,用完餐,一位教授腳受傷,陪同的學僧安排他去敷藥,於是帶 Karashima 教授回宿舍的任務又落在我肩膀上。路上,我用台語顯現《切韻》四聲的關係,「都、賭、妒、督」是「陰平、陰上、陰去、陰入」,「圖、堵、度、毒」是「陽平、陽上、陽去、陽入」聲,提到為何 koṇḍanna 翻譯成「憍陳如」與「拘鄰」。Karashima 教授說「日本話『毒藥』和台語很接近」,他是個語言天才,聽得懂我舉台語做例子來解釋。

回到宿舍後,趁大家等候送機的時間空檔,我又提問「jhāpita 火化屍體」被翻譯成:

《佛般泥洹經》卷2:「蛇維訖畢」(CBETA, T01, no. 5, p. 169, b8)

《正法華經》卷9〈21 藥王菩薩品〉:「蛇維佛身」(CBETA, T09, no. 263, p. 125, c28)

《增壹阿含51.3經》卷49〈51 非常品〉:「蛇旬如來、辟支佛身,亦復如是」(CBETA, T02, no. 125, p. 816, b7-8)

《增壹阿含52.1經》卷50〈52 大愛道般涅槃品〉:「虵旬舍利」(CBETA, T02, no. 125, p. 823, a14)[9]虵旬=耶維

《長阿含2經》卷3:「厚衣其上而闍維之。訖收舍利」(CBETA, T01, no. 1, p. 20, b1-2)

如此翻譯是否被Gāndhārī 犍陀羅語的影響?

Karashima 老師表示,這不是犍陀羅語的影響,而是古漢語 y/j/jh/s 因讀音接近而混用的結果。

如 Aśoka 翻譯成「阿育王」,是因「育」古漢語讀音接近「sok」(台語讀為 iok),

翻譯為「蛇維」,代表「」讀音接近「dsa」,今天日文還是保存此音(台語讀為 tsua5),翻譯作「耶維」也是因為「耶 ya」與「jhā」古漢語發音接近的緣故。

早上 9:00-11:00 和白瑞德教授 side by side 在圖書館一起翻閱法藏以及俄藏「敦煌遺書」的影印本。

我們也討論了《增一阿含》研究的一些問題。下午兩點回到家,昏睡一場。

P1160027

辛島靜志教授在星期六早上跟大家講解,相當於梵、巴 saṅkhāra, saṃkhāra (行)在犍陀羅語會轉寫成 saṃsāra,有 kh/s/ṣ 混淆的現象,這也就是昨天 Ken Su 的 presentation 提到,

《法句經》卷2〈28 道行品〉:「生死非常苦,能觀見為慧,欲離一切苦,行道一切除。」(CBETA, T04, no. 210, p. 569, a24-25)

又譯作《法句經》卷2〈28 道行品〉:「知眾行苦,是為慧見,罷厭世苦,從是道除。」(CBETA, T04, no. 210, p. 569, b21-22)
將「行」譯作「生死」,顯然是將「saṃkhāra (行)」寫作(理解作)「生死 saṃsāra (輪迴)」。

P1160028

1 則留言:

Hanching Chung 提到...

FYR:
どく‐やく【毒薬】


微量で激しい作用をもち、生命の危険を起こす薬物。薬事法によって厚生労働大臣が指定する医薬品で、劇薬より作用が激しいも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