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9日 星期五

換一副降落傘

P1150199

《讀者文摘》:跳傘訓練時,士兵問教官:「如果跳傘時,傘不開怎麼辦?」教官說:「你可以拉開副傘。」士兵又問:「如果副傘也不開怎麼辦?」教官說:「你可以把傘帶回來,我換一個新的給你。」

在眾多的法門當中,實際上也沒有『不對或沒效』再換一個的機會。

我的朋友罹患骨癌,後來併發淋巴癌,作了放射治療,體重從70公斤降到43公斤,頭髮掉光,骨瘦如柴,他的太太攙扶著他上山勉強作復健運動,他非常感念他太太不棄不離,陪伴他從鬼門關口走一遭回來,他許了一個心願:如果病好了,只要有人開口,他一定跟病人免費解說他復原的治療經過:身體的與心靈的治療經過。

他的病好了,或者至少可以這樣說,離他被醫生判定第一個癌症已經是15 年了,經同一個林口長庚醫院檢驗,已經找不到癌症跡象了。

他跟我說下述的遭遇:「在自己病癒的七年間,我來往於癌症團體和生機飲食營,講述自己發病與痊癒的經過。有一天,一位三十五歲的年輕人聽人輾轉介紹,到家裡來找我,他患了胃癌,我告訴他食用有機蔬菜,不再吃肉、魚、蛋、奶,早上起來喝自己打的精力湯...,等等。一個月後,這位年輕人來找我商量:『最近我去看一位中醫師,這位中醫師說我身體太弱了,沒有抵抗力,他要我每週吃兩次帶肉排骨燉他給的中藥,增強抵抗力。可是你卻要我吃素,怎麼辦?』我告訴他說:『我不是醫生,我沒辦法告訴你那種作法比較對,我只是把我個人的癌症經驗與你分享,你必須作你自己的決定。』他回去後就開始吃肉。」

當時我正載這位朋友下交流道,我漫不經心地問他說:「後來呢?」

朋友回答說:「這個年輕人在一個月後死於胃癌。」

突然間,我受到強烈的抓取,有三秒鐘一片空白,不知道在作什麼,回過神後,趕快靠路邊停車,平復情緒。 這位朋友問說:「你怎麼啦?」

強烈衝擊我的是這樣的想法:我也和這位年輕人一樣,罹患生死的癌症,更嚴重的是這癌症會讓我生生世世永無停止的輪迴,我遇見的朋友、老師、妻子、兒女、父母、醫生,以及智者、白癡、瘋子,甚至不相關的路人,都提供給我一種或多種治療方法,我可能和這位罹患胃癌的年輕人一樣,完全不吃藥、同時吃四五種藥,或者換過來、換過去地換吃各種藥,可是我也像那位年輕人一樣,不管我選了、或者沒選,或者選了又改、改了又選,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天,我可能會發現我畢竟沒有選對方法,或者發現我曾選對了方法,卻沒堅持到底,半途又更換了。

而且,我並不知道下一次我還有沒有選擇的機會。

2 則留言:

Wildkid 提到...

師兄好

您怎麼變得這麼感性?
這篇在Feedly 居然有100個 +

其實在yahoo時我已經是師兄部落格的忠實讀者了,末學非常喜歡師兄的文章。

可是這篇實在是不知道『意趣』是什麼.....

師兄您為什麼選擇佛教呢?

Ken Yifertw 提到...

Dear Wildkid,

此貼文是親身經歷,意趣在:「在佛教眾多的法門當中,實際上也沒有『不對或沒效』再換一個的機會」。

「師兄您為什麼選擇佛教呢」,這好像是問游泳比賽的選手:「你為何選擇游泳?為何不賽跑、跳高、棒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