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1日 星期四

巴黎迷霧

91
拿著旅行社給的通知,要搭長榮 BR 87 到達巴黎戴高樂機場,然後轉搭捷克航空公司 OK 759 在布拉格下機,出了機場自然有人接機,沒什麼好怕的。
在長榮櫃台 Check-in 之後,發現並沒有捷克航空公司 OK 759 的登機證,又回頭詢問,長榮櫃檯的先生不厭其煩地慇勤解說,在巴黎戴高樂機場不要走出移民關口,只要在轉機地方憑著 Passport 就可以拿到登機證,託運行李直掛到布拉格,沒什麼好怕的,被公,你就安心地去吧。奇怪,他怎麼知道地圖日記的怪「被公」就站在他面前呢?
這時已經是晚上 11:45,選這種時間起飛,根本是與乘客有難解的冤仇。在飛機上,盡量少吃東西,拒喝咖啡,少看電影(只看了日本片:送行者,入殮禮儀師;夭壽囉,在飛機上播放這種影片,真是不吉利,反反覆覆看男主角在撫摸活的和死的人體),一路睡了又醒,醒了又睡,飛了 13.5小時,終於到達巴黎戴高樂機場,出了空橋抓到一位長榮地勤人員,問他:『要轉機捷克布拉格, OK 759 怎麼搭?』他說:『有一點複雜,不過你去讀一下銀幕就知道了。』好吧,經過一百公尺長、起伏的電扶梯坡道,站在大銀幕前面,就有 Terminal 1 與 Terminal 2 的班機,捷克航空公司 OK 759 就在AM 9:55 起飛,也不是第一次出國,應該已經搭了兩百多次飛機了,這難不倒我……,咦?疑? AM 9:55 在Terminal 1 與 Terminal 2 都沒有 OK 759 飛往布拉格,不對,是一直到中午12:00 都沒有飛到布拉格的班機,這下子我怕到了。
看一下航空公司給的單子,寫的是 Aerogare 2 Terminal D,是否旅行社弄錯了機場?(我有過一次經驗,旅行社要讓我轉的班機根本不存在),有一位類似來自台灣的鄉親,看我拿著一張紙像在對大樂透號碼,滿頭大汗,露出徬徨無助、生命到了盡頭的神情,匆匆進出廁所,又再拿著同樣的紙張十分慌張地核對飛機班次,他說:「需要我幫忙嗎?」我說:「是的,旅行社要我轉的班機,在銀幕上找不到。」他熱心地幫我對一次,很同情地對我說:「找不到這一班次,我們去問服務台 Information Center 吧!」我們從這一頭走到那一頭,又從那一頭走回這一頭,都沒有服務台存在。他只好匆匆拋下我去趕他自己的班機,這時我孤獨地拖著行李,背著背包,巨大的身影站在渺小的巴黎戴高樂機場內,背景音樂響起的是<港都夜雨>:
『青春男兒不知自己,要行叼位去?』
時間已經到了早上8:10,離飛機起飛時間(假如真的有這一班機的話)只剩一個半小時。自己咬一咬牙,跺一跺腳,好!先到 Terminal 2 賭運氣,到了 2B/2D 的站,下了shuttle bus 區間車,問了一位工作人員,他說:「對,去布拉格,就在樓上!」到了樓上,並沒有任何櫃臺在辦登機證,就不用說捷克航空公司 OK 759 的登機證了,巧的是,這裡也沒有服務台可以問班機。
走呀走的,自己莫名奇妙地走到移民官員前,讓她在我的 passport 護照蓋了章,走出了機場,心裡頭大叫一聲,『完了!長榮台灣叫我不要走出去的,我居然離開了轉機範圍。』幸運的是,時間已經是AM 8:30 ,機場大廈裡已經有Information Center 服務台,問一下去捷克航空公司的班次,她要我直接走到 2D 去問。走到了2D,找不到捷克航空公司櫃臺;又問一次服務台,她要我進門去找11號 check-in 櫃臺,進了門,11號 check-in 櫃臺已經大排長龍,上面也沒有捷克航空公司 的標誌,我只好遠遠地排隊,如果這一次排錯了,我就像染坊老師時常掛在嘴上的『屎』定了。
時間到了 AM 9:00,後面排隊的兩位老外忽然問我:『現在排的隊是到捷克布拉格班機嗎?』我有氣無力地回答:『You ask me, me ask who?』AM 9:10 終於有人開始作業,掛出來的牌子居然是 OK 759 ,這次我終於作對了!不必流落在巴黎街頭了,為自己明智的決定感動得掉出眼淚。
終於趕在 AM 9:40 辦好登機證,捷克航空公司辦理登機證的櫃臺先生肯定我的冒險犯難的精神,他說:『先生,全巴黎戴高樂機場只有這個地方能夠拿到OK 759 的登機證,沒有這一張登機證,你是沒辦法上飛機的。很抱歉,在大銀幕上是不會顯示本班機的班次的。』
天啊,這是什麼世界?在出發班機的銀幕上,沒有所有班機的班次?這不就會出人命嗎?浪漫的巴黎人是不會管這些細節的。
到了捷克布拉格機場,所有的行李被提光了,只剩下我對著空蕩蕩的行李迴轉盤,啊我在桃園國際機場託運的行李呢?只好去問海關,海關要我到行李報失部登記行李遺失。不會吧?倒楣的事不會總是發生在我身上吧?報失登記的人安慰我:『上帝是公平的,上帝會讓每個到布拉格的觀光客至少都遺失ㄧ次行李,要不然,我怎會有工作?」說的也是。
他問我:『如果行李找到,我們會免費派計程車送到你的旅館去,請問你旅館的住址和名稱是什麼?』我怎會知道?在外面接機的人才知道,可是只要我走出機場,我就不能報失我的行李,會永遠失去我心愛的託運行李。
這時候,背景音樂響起的是台語歌<暗澹的月>。

2 則留言:

邱聖育 提到...

後來呢?
我也計畫要去布拉格
現在旅行社給我的班機安排和您一模一樣耶!!!!!!!!!

Ken Yifertw 提到...

Bi.......
Bi.......
Bi.......
這是電話答錄的錄音。

後來我們一直沒能在布拉格找到這位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