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2日 星期二

台灣竹枝詞---8


台灣竹枝詞之八
獨幹凌霄不作枝,垂垂青子任紛披;
摘來還共蔞根咬,贏得唇間盡染脂。

郁永河註解:檳榔無旁枝,亭亭直上,
遍體龍鱗,葉同鳳尾,
子形似羊棗,土人稱為棗子檳榔。
食檳榔者必與蔞根、蠣灰同嚼,
否則澀口且辣,食後口唇盡紅。

郁永河的詩是說,
檳榔樹單獨一顆樹幹高挺三、四公尺,
這中間不長其他樹枝
(獨幹凌霄不作枝),
結了纍纍的檳榔果實(台語稱為「青子」,
台語稱高高瘦瘦得冒失鬼,為「青子欉」,
意為「檳榔樹」)掛在樹梢(垂垂青子任紛披)
,摘下來的「青子」是和「蔞根」一起嚼食
(摘來還共蔞根咬),
吃檳榔久了就會雙唇染紅,像塗了胭脂一樣。

郁永河的註解是說:
檳榔不長旁枝,單獨一根樹幹往上,
活像一根電線桿,
不過,郁永河老爺比較文雅
(不像我老粗一個,老講彰化),
他說樹幹的紋路像龍鱗
(龍我沒見過,到是有點像啤酒桶),
樹葉長得像鳳尾
(我連鳳頭也沒見過,就不用說鳳尾了),
長的「青子」形狀像「羊棗」,
就是沒改良過的綠色小棗子。
在地人叫它作「棗子檳榔」
(這名稱連我阿爸都沒聽過),
吃檳榔時,必須和蔞根、蠣灰
(牡蠣殼磨成的灰,蚵仔殼啦)
一起咬嚼,不然很澀而且辛辣,很難忍受
(小時候我哥哥表演過純吃檳榔給我看,
不好吃,但也不是完全無法忍受),
長期吃下來後,即使沒在嚼檳榔,也是兩唇通紅。
我乾媽告訴我她小時候肺部有病,
中醫要她嚼食檳榔,
她是我們家鄉公開吃檳榔的良家婦女。
如果在311年前來到台灣,想要寫一篇部落格
把台灣的特色彰顯出來,嚼檳榔
與原住民的人頭架是一定要的啦,
郁永河不敢冒險進入山區看出草,
但是吃檳榔就一定要寫入部落格了。

2 則留言:

Nakasi 提到...

我的ㄚ嬤有吃檳榔, 事實上我們整個(雲林)水林鄉人吃邊郎的婦女很多, 民風比較原始
我感覺很像是平埔族, 長像也跟漢人不同
輪廓深, 眼窩深...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謝謝你提供的訊息,非常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