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8日 星期六

苗栗縣破產 何去何從?

4
下一次如果台灣再出現一個民選縣長或直轄市長,讓該一選區平均每人負債十多萬,會有力量組只他嗎?
當時,阻止陳水扁提名監察委員的國民黨立法委員們,你們選出的監察委員作了什麼?苗栗縣民根本就認為事不關己。
行政院長有權監督嗎?
審計處沒人出面糾正嗎?
苗栗縣民作了啥事?
媒體呢?媒體都要等到學生出來拋頭顱灑熱血嗎?
==========================
苗栗縣破產 何去何從?

台灣護樹團體聯盟

【荒唐後的破產 苗栗縣何去何從?】

劉政鴻讓只有56萬人口的苗栗縣負債600多億,新上任的徐耀昌接手之後地一件事情就是去跟中央哭窮要錢,一月份中央給了六億多之後,苗栗縣政府沒錢之後繼續哭,老政客掏空了地方之後,新政客接手去掏空中央,苗栗就是死賴給中央就對了!

實際訪查苗栗縣,許多地方車流量非常稀少,但是馬路又寬又直,學校的學生寥寥無幾,但是許多校舍都是花過大錢重蓋的,這借來的繁華就像是午夜之前的灰姑娘。

破產之後的苗栗要如何自立自強去改變呢?

如果是徐耀昌主政,大概除了去掏空中央之外,能做的就是繼續掏空土地資產了,最近苗栗紛紛傳來許多地方的山坡地土方被挖走,改埋廢棄土,造橋長安新村一案更可以看到徐耀昌圖利地主的證據,雖然徐耀昌不承認,但是一個設藉在新竹的人,幫他『爭取福利』,用公家的款項去砍掉整個山坡地的樹,這也是太神奇的服務了。

看起來苗栗人對於破產這件事情並不緊張,這些學校老師,消防隊員,警察,各鄉鎮公所的職員...也都不緊張拿不到薪水和獎金,民眾看來也不緊張,因為人口老化的苗栗,少數的年輕人想要從政治體制去改變也很難。

大埔事件發生的時候,大多數的人是裝惦惦的,劉政鴻狠心追殺張藥房的手法就是要造成寒蟬效應,苗栗有義人不是沒有,但是出面相挺的下場就是像竹南咖啡的林一方那樣屢次被砸店的命運一樣。

現在徐耀昌主政下的苗栗,最後的資產是這些山坡丘陵地了,山坡小木屋的美夢,給都市人極大的吸引力,缺錢缺腦袋的縣政府看來也只會讓炒房炒地業者不斷的毀掉山坡地保護區蓋夢中的小屋了。

哀乎苗栗,哀乎縣民,哀乎台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