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6日 星期三

《正倉院聖語藏》

pict 975

閱讀《大正藏》時,會發現「頁底註」(版主已經從「只讀經文」,進化到「參照『頁底註』」)有高達90~95% 是「宋、元、明藏」用字較佳,是經典的差別而不同,有較少的情況是「宋、元、明藏」用字較不合適。

《大正藏》的「頁底註」註明,編訂時曾參考一種所謂《正倉院聖語藏》(寫本,不是雕版印刷本),有時此一寫本的「異讀」(不同的用字)與「宋、元、明藏」用字相同,有時看來是明顯的「形近而誤」或「形近而誤」,但是也有一些令人驚艷的「異讀」,在 T99《雜阿含經》如此,在T210《法句經》也是如此。

例如《大正藏》〈18 刀杖品〉第9頌:

「雖倮剪髮,服草衣,沐浴踞石,奈癡結何?」

此一偈頌在「宋、元、明藏」作:

「雖剪髮,服草衣,沐浴踞石,奈結何?」

差別的是「」三字。

「長服草衣」四字,《正倉院聖語藏》則是作「服草衣」,好像是「杖」、「長」兩字讀音相近而抄錯。

對照伯希和帶回法國的「敦煌遺書」,「法藏敦煌寫卷 P2381號《法句經》寫本」,此句正是作「杖服草衣」,雖然不明白「杖服」的確切意義,但是,至少顯示《正倉院聖語藏》這一「異讀」是大有淵源,不是隨意的抄寫錯誤。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