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0日 星期日

《大正藏》頁底註的「宋、元、明藏」異讀

Korea-Haeinsa-Tripitaka_Koreana-01海印寺高麗藏雕版

(韓國海印寺二刻《高麗藏》雕版)

閱讀《大正藏》的人,大都會注意到頁底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小字,這就是所謂的「異讀」。

《大正藏》的用字是遵循二刻《高麗藏》的用字(初刻《高麗藏》的雕版早燬,所以重刻,今日存世的初刻《高麗藏》印經已是「稀世奇珍」),《大正藏》印經處當年主要是用《思溪藏》【宋】、《普寧藏》【元】、《方冊藏》【明】(也就是《徑山藏》、《嘉興藏》)與「正倉院聖語藏」【聖】作「校本」,將與《大正藏》二刻《高麗藏》不同的用字作為「校勘註記」(如果「校勘註記」記錄了不同用字,這些用字也就是「異讀」)。

一般來說,「宋、元、明藏」的異讀要比《大正藏》用字來得合適,但是也有不少例外。

例如:

《法句經》卷2〈37 生死品〉:「一本二展轉,三垢五彌廣,諸海十[20]三事,淵銷越度歡。」(CBETA, T04, no. 210, p. 574, b9-11)
【宋】【元】【明】作「十二事」。

《阿毘曇八犍度論》卷30:「一本二展轉,三垢五彌廣,諸海十二轉,文尼度沃焦。」(CBETA, T26, no. 1543, p. 915, c26-27)

《阿毘達磨發智論》卷20:「一本二洄洑,三垢五流轉,大海十二嶮,牟尼皆已度。」(CBETA, T26, no. 1544, p. 1030, b11-12)

可以知道「宋、元、明藏」作「十二事」,是比較正確的。

《法句經》卷1〈13 愚闇品〉:「愚好美食,月月滋甚,於十六分,未一思法。」(CBETA, T04, no. 210, p. 563, c9-10)

「月月滋甚」,【宋】【元】【明】作「日日滋甚」。

這一偈頌,《大正藏》的「月月滋甚」才正確。

《法句經》卷1〈3 多聞品〉:「多聞能持固,奉法為垣牆,精進難踰毀,從是戒慧成。」(CBETA, T04, no. 210, p. 560, a10-12)
「難踰毀」,【宋】【元】【明】作「難喻毀」。

這一偈頌,《大正藏》的「難踰毀」才正確。

《法句經》卷1〈1 無常品〉:「生者日夜,命自攻削,壽之消盡,如[榮-木+巾][雨/井]水。」(CBETA, T04, no. 210, p. 559, a18-19)
[榮-木+巾][雨/井]水,【宋】【元】【明】作「熒穿水」。

其實,【宋】【元】【明】作「熒穿水」,「熒穿水」應該是「瀅穽水」。

而《大正藏》、「宋、元、明藏」的異讀都不正確。

沒有留言: